Home 關於我們

廣告

關於我們
週二, 15 六月 2010 00:00

這是我們的天空

 

公民抗命,無畏無懼
1894年,亨利梭羅(Πenry D﹒Thoreau)發表【對公民社會的阻力】一文,提出公民抗命的概念,他以機器比喻政府,以阻力比喻公民的良知,當機器不義地運作,具良知的公民有責 任成為機器的阻力,停止它的連作。一個人必先為人,才可能作為一個國家的人民,所以人的良知高於國家的法律,一個有良知的人不應該服從不公義的法律,並有 權使用非暴力的手段去推倒它。

尋!神秘消失的電波頻譜
一個物理上的事實是,由88MHz-108MHz的FM頻譜,每隔 0﹒2MHz就可以有一個互不干擾的獨立電台。一題很簡單的四則運算,
88MHz- 108MHz已經可以存在100個獨立電台。看看我們的香港,只有三個電台,總共七個頻道,但我們的政府官員、什麼局長、副局長竟然可以大放厥詞,說香港 已經沒有再可供民間申請的頻譜。

違憲惡法
民間電台案件於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,由東區裁判法院審理,裁判官游德康聽取雙方陳詞後認 為,《電訊條例》中的電台發牌條件,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。及後政府上訴得直,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李國能拒絕處理《電訊條例》違憲的問題,案件發回重審。

 

寧鳴死一不默生

一月八日,民間電台到「廣管局」再次遞表,申請開辦廣播電台,廣邀傳媒見證,但卻衹得一間捧場,與一年前在東區裁判法院得 直,記者爭相採訪相比,可謂雲泥之別!
想當日早上、游德康裁判官申張公義,斗膽判政府敗訴,直斥由特首獨斷發牌違憲,將一眾被控非法廣播的民間電 台同寅釋放,已是哄動一時,而當局輸打贏要,急忙派出律政署助理檢控專員於下午覆核判決,逼使游官暫綬判令,為其申請禁制廣播令,阻止民間電台「合污」廣 播,更是權大氣粗,駭人聽聞。
稍後,政府於高院憑誇大其詞之誓章,竟又取得禁制令,陷繼續廣播之抗命者於藐視法庭罪,牽連六名立法會議員,涉嫌於 旺角鬧市非法開咪抗命而被控,又豈非特顯政府一意孤行,打壓異己,逞淫威剝奪市民廣播權之兇相?
 ̄雖然,「民間電台」為表誠意,宣佈暫停非法廣播 三月,以待當局亡羊補牢,立法保障人人皆有之廣播自由。不過,當局卻置若罔聞,視人權若草芥,一面繼續拘控「公民抗命」者,等待上訴「得直」之時,可以秋 後算帳,報復雪恨!
果然,上訴庭於去年,竟宣告推翻原判,助紂為虐。於是檢控名單日益增加,是非顛倒,親痛仇快!政府以為得逞,更維持「殖民地」 惡例,繼續把廣播權視為私器,私相授受,由富貴集資籌辦之鴻濤財團,輕易獲得特首青睞,迅即獲發牌經營廣播電台,與二零零五年我們依例申請牌照,卻遭當局 一拖經年,最終被否決比,當局親疏有別,重富抑貧,一日了然。
然而,石在,大種就在。賦生命力者,豈能輕易扼殺?民間電台同寅面對打壓,有大眾之 熱心支持,自當繼續對惡法苛政抗命,為特區廣播自由薄盡綿力,不達目標,永不言休!藐視惡法,堅持廣播之餘,更會上訴到終院,維護港人憲法權利;而且,若 是當局冥頑不靈,重施故伎,再次否我們開台申請,則勢必司法覆核,針鋒相對,寸土必爭!
寧鳴而死,不默而生。有生命力的,自然會茁壯成長,暢所欲 言,不平則鳴,人徐皆想,人人應享,又豈容權貴隻手遮天,扼殺泯滅!
「行無愧怍心常坦,身處艱難氣若虹」謹此與諸君共勉,明年今日,必是大家為廣 播自由凱旋慶功之時!